这是一个裤兜

ˊ_>ˋ等我不懒了 我一定天天更文

I Will Be The First One

【就自己上次看了一张赛后图后乱开的脑洞 噗!

   金红大发!甜得渗人

   慎入,因为很小学生的写作水平


赛后

今天的比赛可以说真是感谢那颗乌龙球,但金特尔他能够理解踢进乌龙球以后的感受,无奈、焦躁、自责...乱七八糟的心情都会涌上来,所以金特尔先找到了克拉默,而不是像往常一样先去找到杜尔姆。走进大小眼,伸手把克拉默拉进了一些,胡乱地在他胸口上轻拍着,安慰他,告诉他他知道进乌龙球有多令人丧气,但是要振作起来。

杜尔姆站在场边,往常这个时候就算金特尔在替补席也应该过来了,今天怎么回事还没看见他的影子?杜尔姆四处张望了一下,看见了一个熊熊的影子搂着克拉默。他怎么搂着克拉默的?杜尔姆抬腿正想走过去,想到金特尔最近也是进过一刻乌龙球,或许这暖心的心小孩儿正在安慰克拉默吧。杜尔姆正想转身,就被别人一把给抱住。被抱住还是硬扭着转身正对着那人,哈,结果是因莫比莱。因莫比莱就是喜欢埋胸诶,哈哈哈哈,揽住因莫比莱笑着。队长也从杜尔姆旁边经过搂住了对尔姆。

金特尔和克拉默讲完话以后转身就去找那只高原红,结果只看见了那只37号左拥右抱,根本没时间顾及到他,但他还是决定悻悻地走道杜尔姆旁边去。克洛普招呼着大家站成一排,要感谢球迷了。看见罗伊斯和本德换了下位置,罗伊斯和杜尔姆在耳语什么,眼看着杜尔姆身边要没有位置可以站了,金特尔小跑着刚好卡在了杜尔姆和罗伊斯中间,毕竟习惯了要站在杜尔姆旁边,看着他才行。

在金特尔跑上来卡在杜尔姆和罗伊斯中间之前,罗伊斯递了瓶水给杜尔姆说道:“嘿,埃里克,接着。你家那只’雷达先生’呢?” “哦,在和克拉默讲话,应该…”杜尔姆话还没讲完,一只熊熊的金特尔便卡在了他两中间。罗伊斯嘴一歪同时也递过来一个眼神,杜尔姆笑着撸了撸自己的头发。大家站在一排鼓着掌,鼓励自己也是感谢球迷。

金特尔不知道是玩儿心大起,还是想气一气自己旁边那只高原红:自己没找他的时候他也没有第一时间来找他,而是去和别人左拥右抱。所以看见罗伊斯咧嘴笑着,再加上今天球队终于赢球了高兴得不得了,不由得伸手把罗伊斯揽了过来。这一下都是把罗伊斯给吓住了,金特尔这小子怎么想的呢,高原红还在旁边站着的啊!但是由于金特尔比自己高,还比自己壮点,一下子身子都向着这熊孩子倒去。本德在旁边看着,这个尴尬的局面没敢说话,只是朝着罗伊斯递了几个眼色,示意:埃里克还在旁边,你干嘛呢?罗伊斯还不知道么,只是现在这样子他根本做不了主。罗伊斯强迫自己重新站定,定定神继续鼓掌,但是一下子又被金特尔那小子一熊掌来揽了过去,退了一两步。本德看了看杜尔姆,还好那小子转过去了,要是被看见这熊小子今晚上铁定只能睡足球场了。金特尔拍了拍罗伊斯的肩,还揉了揉罗伊斯的头发,终于放开了被惊吓到了的小火箭。

与其说杜尔姆没看见,还不如说杜尔姆根本不想看!金特尔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,比赛完了以后都没有怎么理我不说,现在站在我面前还要去和别人亲热!杜尔姆一边撸着自己的头毛一边扭头,假装去看风景[噗!什么鬼]。斯文∙本德那家伙也是,看见了也不说两句任由事态发展。杜尔姆还是忍不住把头转了回来,刚好瞥见了金特尔揉罗伊斯头毛的时候。马蒂亚斯∙金特尔,你给我等着!本德和罗伊斯都感受到了来自杜尔姆的低气压,都很默契的把脑袋转到一边 不去看他们右手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。唯独当事人金特尔像个没事儿人一样,拿出自己的水杯,悠闲地喝起了水。杜尔姆也从自己的裤口拿出了自己的水杯,金特尔刚喝完水,放下了水杯,就受到了来自杜尔姆的冲洗。杜尔姆拿着自己的水杯向着金特尔滋起了水,弄得金特尔满脸都水。

金特尔用手抹掉脸上的水勉强睁开眼睛,就看见杜尔姆怨念的眼神。由于金特尔比杜尔姆高一点,所以杜尔姆这样的眼神对金特尔毫无威胁力可言,反而让金特尔有了想一把抓过来揉头的冲动。金特尔又伸手了,杜尔姆拨开了他的手,金特尔逼近伸手去够杜尔姆,高自己5cm的身高一下显现出了威胁力,杜尔姆终于开口了:“回宿舍我再跟你说。”金特尔眨巴眨巴眼睛,不知道自己的高原红怎么发这么大的火,回头求助地望了望罗伊斯和本德,希望他们两个有经验的人可以告诉自己一点什么。但是那两个人只是耸了耸肩,接着被狐媚带着有说有笑地走了。队友不是这样当的啊!金特尔心里哭喊着。你们谁来帮我把我的高原红逗笑一下啊!T T 还有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啊!T T

杜尔姆看见大部队开始离开球场,于是自己也起脚跟着球队一起走,助理教练也在催大家离开了。感觉到金特尔这个熊熊的大个儿一直跟在自己后面,在走下楼梯以后回头看了他一眼,这家伙就一直是一副不解并且泪目的表情,看见自己转过身以后立马星星眼的看着自己。杜尔姆转身回来,想到,不行,这次必须要给他一点教训,不然以后会更难管!这熊孩子就是对谁都太好了!哼!金特尔真的一点也没有意识到杜尔姆是在吃醋,只是觉得高原红这样对子真的很心痛。不过想到回宿舍以后红红应该会和自己谈谈,暗暗想到一定要把握住机会!

于是在更衣室里面大家便看见了一个神奇的现象,金熊熊目不转睛地一直看着红世美,但是红世美却更本没有直视过他,并且金熊熊还帮杜尔姆提包包,但是被后者一把抓了过来,换句话说——无情拒绝了。因莫比莱看着两只反常的表现,戳了戳狐媚问道:”熊熊怎么惹到我们红美男了?“狐媚叹口气说:”年轻人…“因莫比莱撇了撇嘴,用意大利人特有的深情眼神目送那一对出了更衣室。罗伊斯和本德对视以后点了点头,本德幽幽说道:”看了熊熊,我觉得我对我哥哥太好了一点。“罗伊斯点头说:”小福哥简直生活在天堂。“

回到宿舍

多特蒙德虽然球队资金不算特别宽裕,但是球员所需要的硬件条件都还是是不错的。宿舍是两个人一间,两室一厅一卫一厨,然后有一个够两个大男人共用的衣帽间,所以宿舍真心条件不错。

杜尔姆一回宿舍就把包包往地上一扔,窝到了沙发里面。金特尔知道这是红红生气了的独特表现,因为红红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。熊熊走在后面提上杜尔姆的包包,连带自己的一起放到了衣帽间里面,转身出来,反手关上了门。看着杜尔姆,一个184的男人窝在沙发里面也很戳心窝。走到杜尔姆脑袋旁,盘腿坐下,戳了戳捂住脑袋的手臂:“红红。”杜尔姆让金特尔只能在宿舍里才能这样喊他,不然别人会笑话。杜尔姆放开手臂,眼睛里满是雾气,红着眼圈,脸颊又是红红的两坨了。金特尔看着他这样很是心疼,伸手想去擦去杜尔姆眼眶周围的眼泪,杜尔姆反手挡开了他,说到:“你对谁都好,你对谁都可以这样!”杜尔姆望着金特尔的眼睛,似乎在期望着什么。“没有,我只对红红你好,我…” “胡说!我看见你搂着克拉默,你抱着罗伊斯还揉他的脑袋,我就在你旁边!你对谁都好!你允许所有人叫你熊熊!”金特尔听着眼前这个人说完对自己所有的控诉,不再管杜尔姆的反抗一把抱住了他,结果他是在吃醋啊,我怎么这么傻没有看出来:“对不起,对不起!我不知道你生气是因为这个。” “所以,你才是头熊啊…”杜尔姆的态度已经软了下来。“是只熊也只爱你一个人。”嘴唇在耳边厮磨。“臭熊熊。”“对不起,以后比赛结束,我一定会是第一个拥抱你的人。”


【妈呀,第一次写完以后发现把红红写得太傲娇了啦!噗 有意见告诉我啊,以后写文章会多多改进的!!!还有到底用名还是用姓我真的想了好久


评论(9)

热度(18)